行业动态

野生鸡枞是不是太贵了吃不了 民间细菌狂量产人造鸡枞

吉丰是我国西南地区四川、云南、贵州特有的一种真菌。 自古以来就因其味道鲜美而受到美食家的推崇。 近年来,川西南泸州、宜宾、乐山等地的鸡枞树价格从每公斤几十元飙升至数百、200元。 今年,由于气候等原因,鸡杉产量下降了三分之二,价格也达到了近400元/公斤。

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食用菌新闻

↑ 《鸡丝木耳》

正当鸡莓产量极不稳定的时候,被杨祝良博士称赞为“味道像鸡莓一样鲜美”的人工驯化的“黑皮鸡莓”,却在宜宾、泸州、成都、重庆等地种植。地方。 已悄然推向市场。 其产量和营养价值“双高”,而价格仅为鸡杉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

7月2日,红星新闻记者走进宜宾兴文图专家、“细菌狂人”林莉的真菌实验室和“黑皮姬丛”基地一探究竟。

集丛商贩:靠天吃饭,收货就像抢货

7月3日凌晨5点前,川南山村鸡鸣声四起。 家住宜宾徐州区西街镇新河村的村民陈宏,距离平山鸭塘7公里,翻了个身,用手机看了看时间。 陈宏匆匆洗漱完毕,匆匆发动车子,在朦胧的晨雾中赶往鸭池镇去买季聪。

陈红是一位专门销售山产品的商人。 每年5月到9月,鸡笼上市的时候,陈红是最忙的。 “今年天气不好,不是持续下雨,就是持续干旱,不适合鸡枞树的生长,数量少,价格高,鸡枞树的买卖不得不被‘抢劫’了。” 陈红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到了鸭池,陈红就像一个守门人,守卫着村民们进城的必经之路。 他警惕地看着村民们手中的口袋。 一旦他发现村民拿着鸡笼,他“一定”会把鸡笼拿下来。 经过讨价还价,陈宏收到的第一笔买卖也不过是几两鸡杉。

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吉聪资料图据ICphoto

陈红从事这个行业多年,经验丰富。 村民把鸡枞拿到街上去卖,90%以上都是卖的,只有极少一部分是送人的。 陈红早到了,其他摊贩也早到了。 当陈红发现第二个村民手里有鸡枞时,其他同事也发现了。 众人围了上来,陈红一把抓住了口袋,其他同事愤怒地散去。

在宜宾市徐州区西街镇玉龙三岔路至赵岙一公里多的省道S307线两侧,当地村民自发形成了20多个自产自销的农产品交易点。 此外,S307省道屏山县大城镇粮丰坳段和S206省道高县来福段路边也有类似的集聪交易点。 但今年,这些地方已经很难买到鸡枞树了。

54岁的珙县村民周宗超是卖鸡笼的村民中的网红。 老周每天早上四点左右就起床。 天亮之前,他拿着手电筒出去了。 在周村山茂密的玉米地里寻找鸡枞,从清晨到凌晨,老周常常空手而归。 “如果我今年不想生孩子,我也没有选择。” 老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今年他找丛一个多月了,只卖了1000元左右,而往年他是花了近3000元买的。

捡松村民:今年产量仅为往年三分之一

在川南的乡镇村里,基本上每三天就去一次“集市”,所以商贩们通常会在自家附近的三四个乡镇做生意,俗称“赶流集市”。 陈红的活动范围是在屏山大乘、八池、徐州五桂、高昌等地采集山货。 每个集镇,像陈红这样“抢鸡枞”的商贩多达六七个,竞争十分激烈。

常年浸淫山区乡镇的陈宏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今年鸡枞的产量只有去年的三分之一。 他分析,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气候原因,干旱、长时间降雨,导致鸡枞树生长迟缓; 其次,随着农村经济条件的改善,少数农民捡起了鸡枞树,不再出售,而是自己吃或送人。 亲戚和朋友。

2018年同期,鸡枞的价格为每斤90元至120元,但今年价格已高达150多元,而且一些尚未完全展开子实体的“囊囊”高达180元至190元。 在眉山、成都等地,市场价格已高达200多元。

野生菌新闻稿_菌类新闻_食用菌新闻

价格是一方面,更让人烦恼的是有价还是无货。 “不管是100元一斤还是200元一斤,一年尝试一两次就可以了。” 陈红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过去,在宜宾、赵岙、凉风岙、日府、乐山、沐川、犍为等产区,每年路边都会排着几十、几百斤鸡枞树。当天,等待购买。 与市场上其他蘑菇、菌类、蔬菜相比,虽然价格较贵,但并不缺货。

与鸡枞树的高价和难买相对应,不久前宜宾的朋友圈里传出了令人兴奋的消息:宜宾兴文县一位研究真菌的“土壤专家”研发出了可以人工栽培的“鸡丝”。 更让人高兴的是,人造“鸡杉”的价格非常“亲民”,每斤只需60元。

菌类新闻_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不过,看到网上发布的照片后,网友们却有些失望。 与我们熟悉的鸡杉木相比,这种人造“鸡杉木”在外观和颜色上都有很大的不同。 因此,很多人认为“人造鸡枞”只是一个噱头,栽培出来的只是普通的蘑菇。

价格高库存少:培育人造鸡杉市场价仅50元

“土壤专家”林莉的真菌实验室和种植基地位于S309省道古皋路边,距离大道100米的一个非常不起眼的院子里,这里隐藏着被称为“真菌狂人”的林莉的许多秘密”。 对于外人来说,这是一个神奇的“奇幻世界”。 兴文县农业农村工作局局长李伦表示,他非常自豪:林立的真菌实验室是一个真菌基因库。 别人有的他都有,别人没有的他也有。

“动物和植物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并不陌生,但真菌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是未知的领域。” 林立不善言谈,却滔滔不绝地谈论着真菌。 他打开培养箱,取出了一把玻璃试管。 ,里面的东西看起来像白色的粉末,看起来像粘稠的芝麻糖。 林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是人工“鸡耳”种子,一管可播种数千亩。

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菌类新闻

林立,兴文县博望山(原盐阳)镇人。 从资阳烟草技工学校毕业后,林丽被分配到烟草行业工作。 但从小就迷恋植物和菌种的林莉并不喜欢烟草行业。 工作之余,他利用业余时间在宜宾农业技工学校学习微生物学,并开始研究种子。

一开始,林立根据自己的爱好凑了一点钱,买了一些简单的设备,开始研究真菌。 川南山区茂密的森林为林立提供了野生菌的宝库。 林立经常在山里呆上好几天,寻找野生菌类,提取营养物质,提取孢子。 从山上回来后,林立再次投入实验室,试管、摇瓶、发酵、仿白蚁巢菌袋反复实验,一干就是十几年。

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林立研制出“五倍子菌丝”的种子,已经有很多年了。 但由于资金问题,人工“没食子菌丝”直到今年才获得外资和政府项目资金支持,才得以量产。 。 目前,林莉创办的公司已累计种植“鸡湿菌”13亩。 每年3月至11月为收获期。 平均亩产3000公斤至4000公斤。 今年的市场价格是50元。 一磅,从播种到下次收获需要两年半的时间。

为了证明人工“鸡”的营养价值,今年4月22日,林莉将新鲜的鸡样品送到四川省农业科学院分析测试中心进行检测。 检测结果报告显示,送检样品中含有天冬氨酸、谷氨酸、氨基酸等18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 未检出砷、汞等重金属,铅、镉含量远低于国家标准。

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菌类新闻

7月2日晚,兴文县农业农村工作局、省市媒体记者及当地村民等20余人品尝了临澧公司生产的“鸡根”。 大家一致认可,“鸡根”产品具有鸡肉的特点,杉木特有的“鲜、嫩、脆”口感,还具有“润滑”的味道。 南溪肉片汤,宜宾当地的一道名菜,有着独特的爽滑口感,临澧的鸡丝菌汤也有这种爽滑的口感。

此外,林立还培育出五灵神、金蝉等极具药用价值和经济价值的高端菌类产品。 国内多家制药企业和深加工企业都向这位本土专家和他的研究成果伸出了橄榄枝。

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菌类新闻

↑1000倍放大镜下的蝉花孢子

杨祝良,博士被称为“蘑菇先生”的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表示,鸡锥是一种与白蚁有关联的真菌。 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听说过成功的驯化案例。 然而,在人们对食品的需求越来越多样化的今天,“人造鸡枞”承载着人们的美好期待和市场呼声。

食用菌新闻_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林莉培育的金蝉子和黑参种子

专家:食用价值和营养价值相等

杨祝良博士认为,林莉研制的“鸡枞菌”实际上就是市场上所谓的“黑皮鸡枞”,又称水鸡枞。 从科学上讲,它是Oudemansiella raphanipes属的一个物种,称为Oudemansiella raphanipes,但它不是镓属,称为Termitomyces。 杨祝良说,“黑皮鸡枞”已经培育了几年,这两年在北京很受欢迎。 “虽然不是鸡枞,但是味道和鸡枞一样好吃。”

杨祝良介绍,五倍子是鸡酵母属真菌的统称。 由于它与大白蚁亚科的白蚁共存,并生长在蚁巢上,因此也被称为哥伦布属,是顶叶科的成员。 瓶盖中心通常有一个尖锐的凸起,瓶盖边缘常被撕裂。 颜色变化很大,有白色、灰白色、灰黑色、棕色至棕色、红棕色等。 菌褶密集,孢子印呈粉红色,菌柄基部有假根,与白蚁巢中的真菌相连。

菌类新闻_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

在显微镜下可以观察到鸡冠的表皮由扁平的菌丝组成。 担子和担子孢子内有亲铁颗粒。 它们含有的特殊蛋白质可以与铁结合。 经过一系列反应后,颜色发生变化。 会变得更暗。 目前全世界有鸡属真菌40多种,与10多个属330多种白蚁形成共生关系。 可以说鸡翅是生长在白蚁巢穴上的美味佳肴。

杨祝良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黑皮鸡霉菌”的外观与鸡相似。 通体呈黑褐色,菌柄底部附有细长的“根茎”。 因此,有人认为它是鸡霉菌属的乌黑鸡。 T.fuliginosus或T.badius,有人认为它是Oudemansiella或O.furfuracea属的长根蘑菇。

野生菌新闻稿_菌类新闻_食用菌新闻

为了查明“黑皮鸡枞”的真实身份,杨祝良和同伴运用“十八般武艺”,并结合真菌研究中的“亲子鉴定”——分子发育分析、形态解剖研究和田间试验通过观察,我们发现“黑皮芫荽冷杉”并不是Phantasuria属的成员,而是卵孢根蘑菇(0.phanipes),也叫卵孢O.phanipes,是该属的分子。法尼佩斯.

虽然“黑皮鸡枞”并不是科学的鸡枞,但它确实已经成为食用菌界的后起之秀。 分布全国各地,国内十多个省区均有栽培销售,价格昂贵。 杨祝良说,其实早在1982年,我国就有人工栽培卵孢长根蘑菇(当时称为长根蘑菇)的相关研究文章。 作为当之无愧的食用菌“新星”,它用了20多年的时间才被认可。 外界普遍认为,可谓“坎坷的星途”。

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菌类新闻

据杨祝良介绍,“黑皮鸡粽”(长根蘑菇)在栽培驯化之前一直被视为食用野生菌,被称为“水鸡粽”或“露水鸡杉”。 与需要白蚁“取食”、只能在菌园上生长的鸡耳相比,“黑皮鸡耳”的生长条件要简单得多。 埋在地下的枯枝和树桩可以成为它的营养来源。 。 虽然生存条件“艰苦”,但作为食用菌,它们不仅味道鲜美、脆嫩、营养丰富,而且还含有有益于人体健康的龙吉菇。

杨祝良说,卵孢菌性喜温暖。 每年夏秋季节,如果你漫步在热带、亚热带或温带地区的阔叶林中,都可能会发现它。 其足迹已出现在中国的海南、广东、吉安、云南、湖南、湖北、江西、广西、江苏等地。

红星新闻记者 罗敏

编辑 杨雨桐

菌类新闻_食用菌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