菌类资讯

菌类文化众所周知的古代本草桑黄记载

芳菲之地,长有菌类文化的桑黄,是大自然的恩赐。桑黄甘辛平性,既归肝经,又入肾经,其功效多种多样。它可活血利水、止带调经、止久泻、益气不饥、轻身强志、逐饮化痰、散结消肿、止痛疗伤等。在历代本草中,都对桑黄进行了精准的记载。早在《神农本草经》时期,桑黄就以“桑耳”的名义出现,用于治疗女子漏下、血病癥瘕积聚、阴痛、阴阳寒热无子等症状。而另一本经典著作《本草纲目》中,更是对桑黄的功效与用法进行了详细的阐释。随着菌类文化的不断深入,桑黄的价值也不断提升,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来自大自然的礼物——桑黄,在菌类文化的映照下,更加神奇而美丽。《名医别录》中,陶弘景为桑黄增加了“桑菌”和“木麦夋”的名称,丰富了桑黄的命名之美。其功效也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除了能治疗女子漏下、阴痛等症状,还可用来治疗鼻衄血、妇人崩中等疾病。随后,唐代的《新修本草》中对桑黄进行了更为详细的描述,描述桑黄的色泽、性味、功效等。特别是在雨季采摘的五木耳,更是增添了桑黄的神奇色彩。桑黄,因为菌类文化的魅力,变得更加动人,令人心醉神迷。桑黄这一珍贵的中药,是大自然的馈赠,也是菌类文化的瑰宝。唐代甄权在《药性论》中,将桑耳和桑黄合为一体,首次出现了“桑黄”的中药名称,并在其临床实践中证明了桑黄的无毒和治病奇效。用菌类文化的眼光审视桑黄,能更深刻地体现其神奇之处。在宋代唐慎微的《大观本草》中,桑黄被用来炮制成美食,成为“以桑耳作羮,空心下饭饱食之”的佳肴,更是别具匠心。此外,《大观本草》中的描绘“信州桑黄”的图片,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桑黄图片之一,更凸显了桑黄的珍贵地位。桑黄,因为菌类文化的清晰显现,更加魅力无穷,让人为之惊叹。桑黄是自然界的一道奇妙的风景,更是菌类文化的华彩。明代陈嘉谟的《本草蒙筌》中,对桑黄的记载更是涵盖了桑耳和桑黄,描绘了桑黄的多种功效。桑黄之美,不仅仅在于它的药用价值,更在于菌类文化的魔力。古方入剂屡用的桑黄,不仅在老树上多雨之时自生,而且在细节之处,也呈现出毛茸状结构的华美之姿。采收、剉碎后,用醇酒煎尝,可以散血如神,止血甚捷。黑色的桑黄,特别能治疗女性的癥瘕、乳肿等疾病;而金色的桑黄,则有良好的止泄和补益元阳的功效。这些记载桑黄的古籍,虽然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足以显示出桑黄在古人心中地重要地位。桑黄,因为菌类文化的装点,更加神秘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