菌类资讯

凸现民工医疗隐患

随着全国非典疫情的控制和北京“双解”,大批民工开始返城,在北京,到一些社区医疗点看病的民工开始多起来了,近日,记者就民工医疗状况进行了调查采访。 生活条件、工作环境恶劣导致多疾病 6月26日,记者来到北京最大的民工聚集地之一的昌平区太平庄村,在村南头,一家社区医疗点的医生小彭告诉记者,近几天来看病的民工主要是中暑和拉肚子。他说,这一带住的主要是附近建筑工地上的民工,进入夏季气温高加上劳动强度大,容易中暑,另外因为昼夜温差大,而他们的住处条件差,很多民工宁愿在外面睡觉,容易着凉,还有夏天食物易变质,民工大部分在外面摊上吃盒饭,有的吃了不卫生的就拉肚子。 他说,还有一些是搞装修的油漆工,高温下油漆的有害气体对人的呼吸系统的损伤很大,这也容易引起上呼吸道感染。而在冬天,许多住在工地上的民工因为无法取暖而生病。 近日,北京建委规定,北京市建设系统在非典期间发布的六大项封闭式管理标准仍将在一定时期内继续执行。该标准规定,工地实行封闭管理,定期消毒;严禁民工住在大工棚、大通铺中,要住小间,每一间不超过15个人,每一个民工的活动空间不少于两平方米。据了解,这六项措施将转变成今后工地民工生活区地方强制性标准,所有民工生活区都要求达标。 卫生条件、性知识缺乏威胁妇女健康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北京许多民工聚集地附近的医疗点多挂有妇科的牌子,一位医疗点的医生透露,这主要是民工中有许多未婚男女青年,因为性知识缺乏不懂避孕,所以来医疗点作人流的女孩子特别多,有的女孩子不敢告诉家人,而自己偷偷到一些药店买打胎药,现在有很多药店只要挣钱,不见处方照样卖处方药,结果出了事,有的大出血才来就医,非常危险。 记者从一些医疗点还了解到,因为卫生条件差,许多民工妇女夏天不能淋浴,只能盆浴,有的甚至只能擦擦身,还有记者从一些民工聚集地附近的日杂店里了解到,许多妇女因为省钱而用卫生不合格的便宜的卫生巾,而医生认为这正是民工妇女多发妇科病的主要原因。 民工子女预防接种漏洞大 记者在一家医疗点采访时,一位民工领着他的女儿来看病,小女孩4岁,感冒了,不时地流鼻涕。这位父亲说,孩子放在老家更没人管,平时他和孩子的妈妈在菜市场看摊,孩子就自己玩,有的时候跟到菜市场,有的时候就在住的地方和其他的民工孩子一块玩,他们根本顾不上孩子。 这家医疗点的医生对记者说,现在民工孩子可受罪了,最重要的还是孩子的防疫问题,这些孩子有的是在老家农村出生的,有的是在北京出生的,在老家出生的由于小孩出生不久就到城里,许多疾病预防疫苗接种都没来得及做,而在城里出生的孩子又因为户口不在城里,而未被纳入城市本地少儿防疫接种体系中来,这个漏洞非常得大,医疗卫生管理有关部门应对此给予高度重视。 民工医疗点为何管理难?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在一些民工聚集地,许多挂着红十字的诊所根本没有医疗营业执照,这些诊所许多只有一间平米的小屋,医生自己戴的口罩也是脏兮兮的,许多自称是大夫的人根本没有医师的职业资格。他们透露,现在来看病的民工主要是来买药,实质上大部分诊所都是卖药。 昌平区一位卫生院的负责人对记者说,辖区里医疗点的管理成了工作中最头疼的事,他们经常会同当地的工商所去查抄这些非法的医疗点,可是这些人流动性很大,并且很难根治,你今天查了,他明天又开了起来,卫生院虽然有责任协助上级管理部门管理好辖区的医疗秩序,可毕竟精力有限。并且处罚力度不够,最多查抄他们的物品,罚款都难。他说,整治非法医疗点难的另一个原因是许多民工根本没有医疗安全意识,图方便和便宜,不愿经过必要的医疗检查。 民工医保政策为何难落实? 解决民工医疗还要靠民工医疗保险。近日河北省政府发出通知,决定为进京民工办理养老、失业、医疗等各种保险。按照规定,在京务工人员不能在用工单位参加社会保险的,可到该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驻京劳务管理处进行社会保险登记;按河北省规定缴纳社会保险费、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在京务工人员,在不同单位流动就业期间缴纳的养老保险费的年限合并计算;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务工就业期间患病的,按省有关规定享受基本医疗保险。 和河北省一样,目前我国许多城市和地区都对民工的医疗保险作了规定,而前提是,参加医疗保险的民工必须有外来务工人员、外出务工人员登记卡,或是劳务合同。然而记者采访了解到,相当大一部分民工没有办理这些手续,一方面,他们流动性很强,各地之间的医疗保险目前还不能互通,另一方面许多用工单位不和民工签用工合同。还有许多民工是个体户没有用工单位。 一位曾在广州打工现在在北京某装修公司打工的民工告诉记者,去年他在广州参加了当地医疗保险,交了500多元的保险费,今年来北京我打算把保险关系转过来,可打听了一番发现没戏,这钱算是白交了。在采访中,当记者问及民工是否和老板或公司签订合同,这些民工笑了,“如果你要和人家签合同,人家不要你不就是了吗?打工的人有的是。”